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 > 正文

还是输给了那场爱情长跑

更新:2020-08-19 编辑:pengjun 来源:未知 人气:加载中...字号:|
标签:百度搜索
  1
 
  林秋属于那种脑袋聪明但不爱学习的女孩,一边学一边玩,高考去了江苏的一所二本。上大学半年就找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男孩。
 
  陈戈,不帅气,但很阳光平实。说话语调舒缓,听他说话像初秋的微风吹在身上的感觉,暖暖的。
 
  他们甜蜜了四年,临近毕业开始共同谋划未来。因为林秋喜欢上海,他们决定一起去上海发展。
 
  他们一起租了房,林秋把小小的出租房装扮得很漂亮,她说,走在种满梧桐树的街道,身边站着自己最心爱的人,她觉得生活待她不薄。照片中她站在梧桐树下,比着v字手势,满脸灿烂。
 
  但理想是个南墙,他们被撞得头破血流。他们两个人在上海忙得团团转,赚得并不多。陈戈做销售,销售需要业绩,他每天忙得焦头烂额。
 
  什么极品客户都能遇到,好在陈戈性情沉稳,能把客户那里遇到的坏情绪消化掉,不会转嫁给林秋。但每天绷紧神经的他不再像从前一样对林秋上心,那个每月林秋来大姨妈都会给她冲红枣姜茶的暖男不见了。早上起来,饭桌上都是带着皮的凉鸡蛋冲着林秋嘲讽地笑。
 
  2
 
  周一例会,林秋起晚了,大雨,打了很久的车才拦了一个顺风车。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打完卡,灰溜溜地坐在会议室最后一排。校长板着脸严肃地说:“小林啊,这工作态度怎么能行呢,年轻人就不能早点起来嘛。例行规定在群里发20元红包吧。”
 
  林秋心里骂娘,迟到就没有满勤奖,再加上打车费、红包钱,这一天整个义务奉献了。
 
  开完会,平静一下心情,准备上课。
 
  要下课的时候,林秋掏出手机看看还剩几分钟,偏巧不巧,被查岗的主任进屋就把手机没收了。
 
  后来林秋才知道,今早的例会,校长严厉批评主任对老师管理松懈,主任正没處发泄呢,林秋撞枪口上。
 
  接着几天例会,林秋都被当典型来游街示众,林秋动了辞职的念头。这时,恰好林秋老家招考在编老师,林秋有教师资格证,在父母的游说下,林秋决定回去复习复习,碰碰运气。
 
  报的是离她居住城市很近的一个乡下中学,考虑乡下中学竞争会小点。
 
  结果证明这个考虑是对的,林秋一举“上岸”。
 
  3
 
  老师假期多,最开始五一,十一,寒暑假,林秋都去陈戈那。此时,林秋工作稳定,内心不再焦躁,而陈戈事业也开始稳定,他们的关系恢复如昨。
 
  两人异地了一年多。林秋父母希望陈戈来他们的城市发展,老这样异地也不是办法,考个公务员,稳定,体面。
 
  但陈戈觉得自己现在在上海已经打开局面了,回去这边就前功尽弃了。林秋父母看陈戈那边不行,开始在林秋这边吹耳边风:在编老师,体面,铁饭碗,乡下中学教几年课,积累一些经验,找找人,咱们就可以活动回城里。有多少人考了多少年,都没考上。你这运气多好,可得珍惜啊。上海有什么好,上海人都排外,生活一辈子也融入不进去。
 
  吹着吹着,林秋也动摇了。一个月见一次,舍不得买机票,火车上摇摇晃晃的,折腾一趟,一身臭汗,又困又乏的。异地太累了。
 
  在18线小城市,体制内真的太好找对象了。单位热心大姐给介绍了一个在检察院上班的官二代,各方面条件在这个小县城都能拿得出手。林秋的情感天平开始倾向于官二代,跟陈戈提出了分手。分手的理由很直接,她爱上了别人。
 
  分手那天,陈戈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天黑了,没有了光。
 
  自此,他的朋友圈再无更新。
 
  4
 
  林秋跟官二代好景不长,新恋情激情过去,她发现这段感情除了整日的陪伴和甜言蜜语,似乎没有心灵的交集。
 
  而且,官二代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自负。张口闭口他爹的人脉,他娘的人脉。慢慢地,陈戈的好又浮上水面。
 
  林秋开始怀念以前的日子,怀念他们在一起的那六年。
 
  她说:“上大学时候我们没有钱,周末他陪我逛街,在路边吃一碗麻辣烫都那么美味。他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我们去内蒙古大草原,他用草原的花草编了两顶帽子,自己带了一顶,另一顶小心地戴在我头上,笑着说,这是陈戈牌情侣帽,纯手工,限量版哦。然后拉着我的手站在空旷的大草原对着血红的夕阳合拢双手大喊道,忽必烈,成吉思汗,你们听好了,林秋是我的女人,我要一生一世对她好。”
 
  在小吃部里,林秋对朋友说着这些的时候,泣不成声。
 
  朋友停下筷子问她:“你现在要好好想想,你是因为讨厌这个新人,而对曾经的旧时光多了些美好的添油加醋呢,还是因为这个参照物觉得陈戈才是你的白月光啊。”
 
  她低下头说:“他是白月光。”
 
  “那就追回来啊。”
 
  不知道林秋是怎么表白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戈的朋友圈又恢复了动态:我们的第七年。
 
  他们的爱情拐了一个弯,又回归跑道了。
 
  5
 
  这两年,陈戈一直没谈恋爱,和好后的陈戈并不在意林秋和官二代的情史。他跟林秋说,他是游乐场,林秋是偷偷溜出去散心的小麻雀,走了一圈,又回到他的游乐场,他要做的就是重新打开游乐场的门,因为这里面有小麻雀留下的各种气息,他没办法把它抹掉。
 
  两年时间,两人的爱情都有了经济实力加持,想见对方,一张机票就解决了。他们谈婚论嫁的最大阻碍来自林秋的父母。
 
  林秋父母对陈戈还是不冷不热的。总是冷嘲热讽地说,陈戈还是没本事,要是有本事,怎么没在上海混套房啊。要娶你也可以,让他在上海买房。
 
  买房真难住了陈戈。他工作刚有起色,月薪一万元左右,在上海买房就是天方夜谭。他家境一般,父母也无法帮忙。
 
  眼看着结婚遥遥无期,陈戈做出了让步。或许是年龄大了,也或许是不想再次失去林秋,陈戈说自己可以为了林秋倒插门,来林秋的老家这边找工作。
 
  林秋的父母忧虑他来老家找不到什么好工作,毕竟现在公务员很难考的,而陈戈毕业那么多年了。
 
  小城市除了公务员也没什么好工作。喜欢你,只要一个理由,而嫌弃你却有无数个理由。林秋的父母从最开始就没看好陈戈,各个方面。自从林秋考进体制内,更觉得他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谁都没想到,林秋这时候又动摇了。
 
  30岁的陈戈如果为了她放弃在上海打拼出来的成果,回到这个小县城,从头再来,怎么能拼过那些有房有车的本地青年。如果他混得不好,那么,她担不起不杀伯仁,伯仁因她而死的罪名。而她也不愿辞掉这份体制内的工作随他去上海,过那种朝不保夕的生活。
 
  面包和爱情是个无解题,他们又掉进了曾经跋涉出来的那个烂泥里面。
 
  陈戈遭到林秋父母三番五次各种维度地劝退,还在顽抗。但林秋的再次动摇成了压垮陈戈的最后一根稻草。
 
  林秋说乡下中学因为没有城市老师愿意来,她在这里很受重视,被提拔当了团委书记。前程可期,不可能冒险辞职跟他回上海。
 
  陈戈一个人回了上海。他给了林秋一个了断。他发了条信息:如果只是外力阻碍我们不能在一起,那我可以去扛,但是连你都看不上我,不能为了爱情赌一把,我也没有坚持的意义了。咱们分手吧。
 
  他们终究将对方交还给了人山人海。
 
  6
 
  分手的第二年,林秋跟父母托人介绍的相亲对象订了婚。新郎符合十八线小城的标准,符合父母的标准,也符合林秋的标准。
 
  林秋结婚前一天晚上哭到凌晨一点,***叹了口气说,让她哭吧,哭哭心里能痛快点。
 
  林秋知道,她跟陈戈的这场爱情马拉松,没有败给时间,也没有败给距离,而是败给了自己。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分享到空间 | 挑错文字 | 打印本文 | 下载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