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 > 正文

害怕早晨的闹铃,那是我与空虚的对峙

更新:2019-07-27 编辑:pengjun 来源:未知 人气:加载中...字号:|
标签:百度搜索

  每天早上一起床?好吧,我不得不承认是中午,挂钟的时针已经微微偏向了12点。坐起来发呆,脑袋里思考着:今天干什么?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该干些什么,只是在无谓的浪费着脑细胞。每天都是如此,却依旧每天在思考着这一个得不出答案的未解题。

  直到秒针的"滴答"声可以清澈的传入耳中,这一天的对峙又正式开始,我与空虚的对峙。
  辞掉工作,已经是第12个月零3天,4小时。不曾与人说过话,宅在家里,很少外出,每天起床面对充斥在整个空房的空虚与挂钟。不知从何时有了个习惯,习惯数着时间,倒数。大到年月,精确到甚至分秒。喜欢循环着听一首歌,有一首,也是唯一一首,我听了4年,歌名叫<memories>。这首歌讲述着21岁的懵懂;彷徨;叛逆与对童年时的回忆。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恰好也是在21岁那年,第一次听这首歌就深深的喜欢上,可能是有太多的共鸣,青春?不知何为痛的痛。
  这首歌时长4分13秒,单曲循环着,我就这么每天计算着时间,荒废着;叹息着,却又无可奈何。如果时间不是用如此精确的量数来计算,人们还会感到这般悲伤;无助吗?

  循环了不知道有多少次,差不多是56次了,时针已然指向下午4点,秒针还在"滴答滴答"着从不曾停息,在计时一天的终结;计时一个生命的结束,世间万物都从这"滴答"声中开始,然后依旧在这"滴答"声里沉息。时间,是个很抽象的东西,你即看不到也摸不到,可它确确实实在流逝着。不管你愿不愿意,它就像一条汹涌澎湃的洪流,吞噬一切,带走一切与它有关的事与物,却总是带不走回忆。

害怕早晨的闹铃,那是我与空虚的对峙

  最终我与空虚的对峙以我的妥协而结束。一整天粒米未进,终于透过肚皮传来雷霆万钧之势的隆隆声。本想叫外卖,可又觉得太贵而且慢的可以饿死我,索性出去透透气顺便可以在楼下的一家面馆对付一餐。
  可能真的是又饥又饿还是不饱,又吃了一份,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可这一走出来就茫然的不知所措了,要去哪里好呢?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又不想马上回到那个空荡;密闭的"巢穴"。左右为难之时映入我眼帘的正是那一坨巨大的土山包。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才不过5点20分,离天黑还有些时间,现在正值晚春,马上要进入夏季,所以昼比夜长。想来也有好久没去爬过这座土山包了,那就去看看吧。
  这个"山"的高度也就在7-8层楼高度上下,但正好座立在一个上坡路的顶端,所以在远处看去会觉得有那么点山的感觉,到了"山"脚下你就会大失所望了。
  没过10分钟就爬到了山端,竟累的气喘吁吁,别看它不怎么高,那山路可真够陡。爬到山顶就有一座小凉亭,在上面可以看到整个市井街道,也不过就那么一条街。凉亭四周有高大;粗壮且枝叶茂盛的银杏树,还有一些略显低矮却很结实的松树和一簇不知名的野花。树枝上都已经开始长出了嫩绿的小叶/,夏天的时候我经常来这里乘凉,清风拂面;鸟虫熙熙,还有泥土的清香和淡淡的松香扑鼻而来,很是惬意,无人的时候我还会躺在凉亭里的长椅上睡上一觉。步入秋季这里的景色也算是怡人,由厚实的木板和混凝土铺成的山间小路上叠满了淡//扇形的银杏树叶,宛如一幅油画,踩在上面还会发出"莎莎"声,我喜欢走在这样落叶叠满的小路。
  记得小时候,我所上的小学座立在广阔的稻田中央。学校没有围墙或铁护栏,而是围有数百棵井然有序,秉直高大的白杨树,枝叶茂盛。这些树据说是我们父辈小时候种上的,数十年风雨的洗礼使它们更加巍峨;庄严,不由得让人产生发自肺腑的敬意。一到秋季学校周围稻田里饱熟的稻米穗垂下头来,一阵凉爽的秋风吹过,稻田上荡起金色浪涛,白杨树上的树叶也随着一大/一大/成群的掉落,在远处看去仿佛就像是闪着金光的瀑布倾泻而下。彼时的孩童们在操场上玩耍嬉戏,玩累了就跑到堆满落叶的白杨树下,或是靠坐着;或是躺着。在凉爽的秋风和树荫下稍作休息,嬉笑着,无忧且无虑,那么童真;那么无邪。
  坐在凉亭下正朝西南,不知何时一米斜阳映在脸颊,被柔光映照的那一双遥望远处的眼睛里充满了憧憬。从长久的思绪中醒来,看到晚霞染红了的天际心里仿佛有着无限感慨,却又道不出来,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了山缘的护栏前暸望不远处的市井繁华。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分享到空间 | 挑错文字 | 打印本文 | 下载此文章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