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英文 > 正文

真爱曾经无处安放

更新:2020-08-03 编辑:pengjun 来源:未知 人气:加载中...字号:|
标签:百度搜索
  哭和作都不是办法
  
  当林露娜第八次和高朗吵架后,高朗烦躁地说:“每次都这样哭,林露娜,你也换个策略啊。”
  
  高朗是林露娜一见钟情之下追上的男人,但闪恋的结果是,他们迅速发现对方和自己不能融合的地方太多,现在高朗干脆把她的眼泪当作她的伎俩。
  
  接下来她的生日,高朗却出差在外,林露娜心塞,高朗回来的那天她故意晚归,她接了高朗打给她的第五通电话,高朗的声音听起来憋着火:“怎么不接电话,在干什么?”不知怎么林露娜就撒了谎,她装柔弱地说:“我在医院输液。”高朗忙问怎么了,她继续扯谎:“我忘记自己的生日了,几个朋友帮我补办生日,我太高兴了,吃蛋糕吃多了,结果胃病犯了。”
  
  高朗沉默了一下问她在哪家医院,她胡乱说了一个。挂电话才想起那家医院离她所在的小吃街坐出租车都要半小时。
  
  最后等她赶到医院大门口,转脸就看见了高朗。
  
  他们又吵了一架,这次吵架的主题是,高朗痛恨林露娜不信任他,并利用他的爱耍他。而林露娜则剑走偏锋,痛批两人在一起后她的第一个生日,高朗不但不在,连电话也不打一个。
  
  高朗摔门而去后,林露娜痛哭流涕地向闺蜜诉苦。谁知闺蜜语重心长地劝她,恋爱堪比兵法,要有足够的心机和智谋,光作不是办法。否则,高朗那样的愣头青,怕是永远明白不了她的爱有多深。
  
  爱有多深
  
  林露娜经过两个晚上思考,她总结出,造成他们从两情相悦到如今矛盾不断,而又不得化解的根源是,他们两个相处的时间太短。两个都没有恋爱过的人猛地掉入情网,巨大的幸福感让他们认为稍微一点风吹草动都是不正常的,他们的争吵都是应激反应的结果。
  
  两天里,林露娜不知高朗去了哪里,以往她都会一遍遍地打电话,如今她恐惧,因为她竟然不知道高朗在这个城市有什么亲戚和朋友,认识以来光顾着谈恋爱了。
  
  高朗是第三天晚饭时刻回来的,林露娜正拿着一本书发呆,高朗提着林露娜爱吃的灌汤包进来,他没看林露娜,径直把还冒着热乎乎香气的包子放在她面前的盘子里。
  
  这一次的和解前所未有,高朗蹲到她面前,用粗糙的手指擦着她脸上那流不完的眼泪说:“知道錯了?”她马上暴跳而起:“到底是谁错了?”最后林露娜还是倒在高朗的怀里委屈地大哭了一阵才罢休。
  
  趁着气氛恰当,高朗有问必答,林露娜把高朗查问了个底儿朝天。
  
  他们互相交了家底儿,高朗里外就一张存折,里面是工作三年的积蓄,四位数。林露娜工作四年却有三张卡,存款六位数,名下一套七十平方米的房子,和一间小商业店面。
  
  高朗张大嘴巴震惊她的“富有”,林露娜呵呵:“我从15岁起的人生目标就是赚钱。”
  
  “哇,我是赚到了吗?看来我以后不愁没人养了。”反应过来的高朗抱起林露娜差点抛到空中。
  
  为了更幸福而奋斗
  
  林露娜和高朗回到了亲密无间,她心里敞亮了许多,但本性难移,她还是会为小事别扭,偶尔会因为高朗不顺从她而泪汪汪。好在高朗现在变了,看着这样的她,就像看待自家养的小宠物。
  
  一天,高朗和她商量:“你说我跳槽好不好。”原来高朗在公司上进心表现太明显,他主动加班、出差、接案子,从来不屑人际关系的人突然开始收敛自己脾气,开始经营人缘,任谁都能看出个所以然吧,于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打压和阻挠。
  
  林露娜除了在和高朗的感情上智商低外,在其他方面都精明,她问高朗具体想跳到什么样的公司,预计自己在那里是否能如鱼得水,他如今平凡的业绩能否被更好的公司接受。如果这些条件都不成熟,那就没有必要跳槽,人际问题到哪里都一样。
  
  林露娜理智地分析完,高朗只眼神迷惘地回了句:“知道了。”
  
  高朗没有辞职,努力依旧,只是沉默了些。
  
  不久,林露娜看中了一个店面,就把之前的店挂在网上转卖,由于销售手段恰当,从中轻松又赚了一笔钱,她兴冲冲地向高朗报喜,高朗也高兴地夸赞:“真能干。”
  
  只是几天后高朗就擅自辞职,没跳槽到别的公司,而是和一个老乡做建材生意。林露娜惊得大嚷:“你了解建材生意吗?你那个老乡靠谱吗?”
  
  “谁天生就是会做生意的?怎么,就你会赚钱,我不会赚?还是你认为我没有这个能力?”高朗情绪意外激动,她再愚笨也知道了高朗这么做的缘由,马上了然道:“谁说的,我是太震惊太感动,我知道你是为了咱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才这么拼的,我支持你,刚好这次转让店面的钱还没用,刚好拿来给你投资。”
  
  高朗立即愧疚难当,他怎么都不要林露娜的钱,但林露娜坚持,然后一脸诡计道:“有我这笔钱压着,逼你全力以赴给我赚回来。”高朗差点要哭了。但林露娜心里像荡秋千。
  
  想个办法把真爱留住
  
  高朗做生意很卖力,但不久还是赔得一塌糊涂。滴酒不沾的高朗喝得酩酊大醉,林露娜安慰他:“赔了就赔了,没关系。”
  
  高朗一把推开她:“林露娜,你为什么这么平静,因为你早就知道我会赔吧?你还是拿钱出来让我赔,你是看不起我还是教训我?林露娜,你会赚钱,了不起啊,我,不陪你玩了。”高朗狂吐过后嘴里嘟囔着:“林露娜,跟你在一起怎么这么痛苦,分手吧。”遂睡得不省人事。
  
  林露娜心里难受得翻江倒海,她真想哭,可是这次她没哭。她反思了一夜,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第二天高朗醒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思考宿醉的原因,林露娜就在他的床前嚷嚷:“高朗,你心还真的大啊,做生意赔钱了就想着自己借酒浇愁,你自己倒是痛快了,你想过我吗?我怎么办啊?”高朗迷糊着顺着她的话问:“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了?”
  
  林露娜顺势就哭着说:“对不起,高朗,我没和你商量,把咱的存款拿去投资朋友开的饭店,现在饭店那边修路,饭店一点生意也没有,我们赔惨了,而且,”林露娜哭得上不来气,高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六神无主的林露娜,着急问而且什么,林露娜“哇”的一声大哭到道:“而且,而且我的工作这段时间也不顺,恐怕这个工作要丢了。”
  
  高朗倒是清醒了过来,等她不哭了,详细地问了她一番,沉默了好久向林露娜道歉,说自己这段时间太忙,完全忽略了她,生意赔了,心情低落,却没想到这段时间林露娜也经历着这些。然后男子汉的担当凛然上线,安慰她:“我们共同努力,我这次做生意,经验不足,也急功近利了些,没做好,我一定会成功的,别担心,我会赚钱养你的,”林露娜马上打断说:“我要求不高,我只要吃饱穿暖就行。”
  
  接下来是温暖时刻,两人像患难夫妻一样互相取暖、鼓励、憧憬。并分析各自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其实高朗赔钱后才发现,他对那个建材生意不感兴趣,对合作伙伴缺少把关,林露娜的工作也就是和同事闹了矛盾怕影响升职,投资的饭店生意也就是一两个月生意惨淡,路修好了,生意绝对会好转。
  
  一番分析下来,原来都不是什么大事。两人都舒了一口长气,特别是林露娜,还是泪盈于睫,不知是委屈还是欣慰。
  
  在他们相识一周年的纪念日,高朗向林露娜求婚成功,之后他轻轻捏着林露娜的脸蛋说:“这个超级可爱又绝顶聪明的女人把我的一生圈定了。”林露娜瞬间明白,高朗什么都知道。
  
  当初她不想分手,把生意和工作上的挫折放大展现脆弱,是给高朗台阶下,给他空间思考,也是让他明白自己的不舍和心意,也是让他明白,她会赚钱,但也不是无往不胜。他们之间不分高低,而是平等的。
  
  幸而高朗懂得并接受,幸而他们相爱并相知,真爱差点错失,如今的幸福要倍加珍惜。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分享到空间 | 挑错文字 | 打印本文 | 下载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