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 > 正文

你的爱情里,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兵

更新:2020-12-31 编辑:pengjun 来源:未知 人气:加载中...字号:|
标签:百度搜索
  被他喜欢需要很多的运气
  
  第一次见林家聪,我就惊为天人。升旗仪式上,林家聪穿着白衣黑裤,朗朗地走在清晨八九点的阳光里,我突然就想要小解。其实,只是因为紧张。
  
  很快我就知道了,林家聪跟我是“两个世界”里的人。简单地说,他品学兼优,我不务正业,他是用全年级第一的成绩考进这所重点高中,我是我爸塞了三万块择校费逼进这所学校。我想原来这三万块唯一的用处,是让我遇到了林家聪。
  
  喜欢林家聪的人很多,他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成洁。他们那点猫腻我一早就看明白了,就是放学的时候一前一后出校门,转个弯的时候林家聪会追上她,在上课的时候、做操的时候、跑八百米的时候,或者林家聪站在讲台上领早读的时候,两个人就会眉来眼去。很恶心。
  
  我在放学的路上唧唧歪歪地拦住林家聪,我说这个MP4是我爸从美国带回来的,送给你。他说不要。我说一点不贵,就一百四十六块,美元。他愣了愣,又说,真的不要。我懊恼地想要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心里暗骂,章慧,你提钱干嘛,你俗得像头猪!
  
  有一天我再给林家聪送东西的时候,他终于忍无可忍地说,章慧,你可不可以不要缠着我了?我没有哭,只是很茫然地看着他,我说,林家聪,我喜欢你。他停顿了一下,说,对不起。
  
  高考后,成洁没有和林家聪考同一个城市的大学,成洁去了广州,林家聪去了武汉。其实在高二那年,他们就很少说话了,因为有人给老师和他们的父母告密,说他们在谈恋爱,那人还把他们在一起的一些照片发在学校论坛里。他们在这样的舆论环境里,渐渐地生疏了起来。
  
  我不觉得做个告密者有什么不妥,我并没有冤枉他们,不是吗?
  
  想要争取自己的爱情,伤害在所难免
  
  武汉的九月,阳光暴烈。我一个人拖着箱子跑去武大的自考办报名,爸说都是读自考,干嘛不是北京不是上海,也不是在我们成都呢?我说我就喜欢武汉!
  
  我跑到林家聪的男生宿舍楼下面呐喊,我说,林家聪,林家聪!他穿着拖鞋出来,见到我的样子很是惊讶但没有惊喜。他说章慧你怎么在这?
  
  我说念书呀!他怀疑地说你考上大学了。我说,没有,是自考,交钱就念的那种。
  
  知道林家聪和杜薇薇正式恋爱的时候,大学才过了一年。虽然我总是千方百计地靠近林家聪,我知道用物质腐蚀不了他,我就用精神感动他,我去给他洗袜子洗球鞋,在下雪的天用冷水搓他厚重的牛仔裤,我的手长了冻疮,我举着它们到林家聪的面前,嬉笑着问他,是不是很感动?
  
  他再一次皱了眉,说,章慧你可不可以不要缠着我,我女朋友会不高兴的。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这就是一场拉锯战,章慧你在气势上不能输。
  
  我去杜薇薇的校刊社找她,一大帮的同学,我抬手扇了她一个耳光,我说我高中就和林家聪在一起了,你算什么?小三!
  
  杜薇薇被打懵掉了,竟然忘记还手,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于是杜薇薇哭着冲了出去。我高中的时候本来就和林家聪在一起,在一个学校一个班也叫一起,我并没有说错吧?
  
  有些永远也不懂的道理
  
  大四那年的寒假,我和林家聪一起坐火车回成都。只买到一张座位票,我让给林家聪坐。林家聪坐下去的时候始终看着窗外,他用这样的冷漠表达对我的憎恶。他已经不再顾及我的脸面和自尊了,他在一切的场合诋毁我,当我的面骂我是牛皮糖,骂我没皮没脸,说这个世界上就算只剩下我这一个女人,他也不会要我。
  
  火车上实在挤,我找了厕所旁边的位置坐下来,我想这样当林家聪上厕所的时候我能给他占个有利的地势。18个小时的火车,我一直蜷在冰冷的地板上,污浊的空气让我的肺快要炸掉,我让自己变成了一只臭虫。
  
  林家聪始终没有过来看我一眼。下火车的时候我的腿肿得没有办法迈开步子,我在他的身后喊,林家聪,等等我!他没有停一秒,他的背影在人海中消失的时候,我只是慢慢地蹲下去,紧紧地抱住自己。
  
  谁的战术更有优势
  
  原本我以为他去了上海,结果他去了南京。知道他在南京的消息已经是大学毕业一年以后了。有同学在地铁站看到他,交换了一张名片。这张名片我辗转地拿到了。上海离南京多近呀,他竟然瞒得这样好。
  
  第一次见到袁晓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和其他所有的女生都不同。林家聪和她从公司的台阶下来,见到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和袁晓拉开了一段的距离,我迎上去,我说林家聪,你也在南京呀,真是巧。他警惕地看着我说,袁晓只是他的同事。
  
  袁晓有很利落的短发,很时尚的套装,带着亲和力地冲我笑,章慧,你好。
  
  我从我们的影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样子,我总是穿名牌总是用最好的香水,我知道我的打扮就像个可笑的暴发户,但我没有漂亮的外表也没有优雅的气质,我只能这样来让自己看上去好一些。
  
  我频繁地去找袁晓,我想要做她的朋友。我在林家聪的眼里看到很多的怀疑,我说林家聪,我是个全新的章慧了,我真心地祝福你!
  
  袁晓是个好姑娘,她对我一点也不设防,她还说其实我一点也不像林家聪说的那样可怕。她用了“可怕”两字,我的心踉跄了一下。
  
  袁晓有个好朋友赵璐。有天我去林家聪公司的时候,他正好在开会,手机落在办公桌上,我就用他的手机给赵璐发了条短信,今天晚上可以来我家吗?我想和你聊聊。我早看出赵璐对林家聪有好感,他这样优秀帅气的男人,任谁都会心猿意马的吧。赵璐去的时候,我拍了照片然后传给了袁晓。我用这样的方式彻底了断她和林家聪那点暧昧。其实那天赵璐去的时候,林家聪根本就不在家。
  
  我想我只是告诉袁晓一个事实,那就是她的好朋友也喜欢林家聪,我没有错,是吧?
  
  兵败如山倒的感觉
  
  林家聪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他的声音怒气冲冲。他说,章慧,你给我滚出来!他真的很聪明,所以一下就猜到这一次还是我的破坏。
  
  他就站在街口,月光下他的身形那样修长挺拔,我想起了第一见他时他那么潇洒抛国旗的样子,这么多年了,这个动作一直烙印在我的心里。我朝着他奔跑过去,因为我从未让他等过我,我这么努力地想要靠近他,即使我让自己成为一个大反派。
  
  我一直望着他,他的目光带着一些惊讶的时候,我的身体突然开始下坠,然后重重地跌进了一个很黑的洞里,很潮湿和难闻,几秒的空白后我好不容易站起来,终于明白自己掉进了路边的下水道。刚才朝林家聪奔跑的时候,我的眼里只有他,所以我没有看到旁边放的井盖。
  
  幸好只是一米多深,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看见了林家聪。他惊慌失措地说,章慧,你没事吧?你都好吧?我笑起来,其实一点也不疼,但眼泪涌了出来,多少年了,他第一次带着关切的语气和我说话。
  
  林家聪拽我上来。他的手很用力,是有些微凉的秋,我狼狈不堪地爬出下水道。他忘了指责我,他只是问我摔着哪里没,只是问我要紧不,只是坚持地要把外套给我披上。我终于趴在他的怀里嚎啕大哭。林家聪,你知道吗?这一刻,我知道了兵败如山倒的感觉。因为你那么好,那么好,我怎么可以再对你做坏事呢?怎么忍心让你因为我而遇到挫折呢?
  
  我不再破坏你了。因为就算我用尽心机,耍尽手段,再撒泼耍赖地粘着你不放,你也不会喜欢我,因为我没有那种运气。
  
  我跟林家聪说我要回成都了,我爸他病了。我知道爸是用这样的方式骗我回家,我知道他是爱我所以我不拆穿他的谎言。这么多年,我一直奔赴在追逐林家聪的战场上,我从来没有顾及那些真正爱我的那些人的感受。比如我爸,还比如肥肥。
  
  我知道我需要时间来淡漠对林家聪的狂热,也需要时间才能开始投入一段新的恋情,但在我离开南京的时候,林家聪来送了我。
  
  这一次他没有说对不起,他说,谢谢你。
  
  谢谢,我们终于因为懂得了爱情而慈悲了爱情。未来,各自安好。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分享到空间 | 挑错文字 | 打印本文 | 下载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