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扣扣 > 正文

疫情期间的爱情大考

更新:2021-01-07 编辑:pengjun 来源:未知 人气:加载中...字号:|
标签:百度搜索

  “疫情过后,我们就去离婚吧!”小周淡然地说。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熊晁和小周夫妻两人已在家“被隔离”一月有余。少了日常奔波和外界喧嚣,整日面对淡漠的丈夫,小周更多的是厌烦。她将熊晁评价为“人前人后两副模样”,人前西装革履、温文尔雅,人后不修边幅、性格暴戾乖张。
  
  当生活突然被一场疫情按下暂停键,屋外考验着疫情防控,屋内考验着亲密关系。
  
  像放大镜一般,家庭生活的种种细节因疫情被不断放大:夫妻间偶发的口角冲突乃至家庭暴力,独居者需要直面的内心脆弱,与长辈同住的夫妻需要忍受的日常琐碎……个体对亲密关系的认知在焦虑紧张的情绪中被撕裂、弥合与重建。透过疫情,审视家庭与个人的情感关系,其实更像是一场自我洗礼。
  
  冰点关系:都是疫情惹的祸?
  
  2月14日凌晨两点,30岁的中学教师王雪发了条朋友圈:“都说家里最安全,我却想逃离这个家。”极少熬夜的她这一晚彻夜未眠,只要想起丈夫丁义推她的瞬间,她就愤懑、绝望,脑子里反复回荡着一个词:离婚。
  
  导火线是养花这类琐碎小事。疫情期间,王雪对养花来了兴致,入了不少花苗,搬花这类粗活落到丁义头上。丁义却是没耐心的人,本就反感王雪一天天冒出来的“新思想”,却不得不服从她的指令将一盆盆花搬来搬去。
  
  面对好兄弟的游戏“在线呼唤”,他越忙活越火大,最后在王雪的碎碎念中砸了花盆,一头钻进书房打游戏。说时迟那时快,怒火中烧的王雪二话没说,砸了丁义的电脑。争执之下,丁义不小心把王雪推倒在地。
  
  “离了吧!”王雪把结婚证撕烂扔了一地。此前两人在异地上班,周末才见面,大家相安无事。“天天腻在一起才发现,他的眼里只有游戏,没有责任心。”但离婚并非“一蹴而就”。王雪查了查当地的离婚预约方式,最快也得两周后。
  
  “我跟你保证丁义绝不是那种‘动手’的人。”“一日夫妻百日恩,又不是啥原则性问题。”“你俩不是一直想换辆新车吗?等疫情结束了,爸妈带你们去看看?”……得知小两口要离婚的消息,双方父母急忙极力劝和。最后,在丁义的道歉与各种软磨硬泡下,王雪气消了。她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上面,婚也不离了。
  
  预约期也是缓冲期。疫情期间,与许多地方类似,宜宾市叙州区采取了预约的方式办理婚姻登记。“经过预约期的缓冲,一些夫妻在家想通了,决定不离了。预约离婚的夫妻大约有一半没来办理。”宜宾市叙州区婚姻登记处薛主任说。
  
  今年3月份,叙州区共办理离婚登记344对,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5%。而在眉山市彭山区,3月份共办理了离婚登记143对,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4%。
  
  “一些冲动型结婚、离婚的,多是80、90后。都是独生子女嘛,个性比较强。”乐山犍为县婚姻登记处的一名窗口工作人员感慨,现在的婚姻普遍脆弱,撞上疫情期间宅家的各种矛盾,就更错综复杂。
  
  疫情期间,让她印象深刻的是,一对80后再婚夫妻,刚在1月13日办理了结婚,疫情平稳后没多久,3月中旬又来办理离婚。“谁知道他们在疫情期间发生了啥。那名男子上午刚离完婚,下午就带着另一名女子来结婚。”
  
  “闪婚闪离、家暴、婚外情、家庭矛盾……离婚中,常见的不外乎这几种。一旦打定主意要离婚,有没有缓冲期都会离。”作为一名县级法院书记员,32岁的小蓓在疫情期间说服了自己的父母离婚,用她的话说,“夫妻之间若早就没了感情,没必要为子女将就。”
  
  打小,小蓓就习惯了父亲的“铁拳”。作为一名北方男人,父亲的身材并不高大,拳头却很有力,还有着某种根深蒂固的大男子主义思想。比如,每年春节“雷打不动”的议程是回北方姥姥家过年,小蓓母亲若提出异议,总会被父亲的拳头“问候”。
  
  “他们积怨已久。”小蓓说。在父亲眼中,母亲的职责就是在家把孩子带好,根本不需要工作与社交。在母亲眼中,父亲嗜赌成性,有暴力倾向。
  
  但让小蓓下定决心“劝离”的导火线,还是疫情。在疫情来前,父亲早早就买好了回老家过年的火车票,决定要接姥姥到四川住。眼见疫情来势汹汹,她和母亲决议不回北方了。
  
  打破惯例自然触了父亲逆鳞。“他又挥舞了拳头,距上次已经有五六年了。我也是有家庭的人,这种婚姻没有续存的必要。”在小蓓的“劝离”下,父母双方都释然了,开始追求自己的幸福。
  
  拥抱爱情:疫情让人迈出去
  
  与小蓓不同,30岁的敬静仍孑然一身,感情史几乎是空白。
  
  因为春节要值班,撞上疫情,她今年没能回家过年。心惊胆战地关注着疫情数据、面对网络上充斥着的各色谣言,敬静一个人战战兢兢地在宿舍度过了30岁的生日。收到父母的生日祝福的那个晚上,她没忍住,大声哭了出来。
  
  疫情,第一次让她有了组建家庭的念头。她决定去婚恋平台上碰碰运气。敬静点开手机软件,进入“虚拟房间”,通过直播镜头,见到了自己的匹配对象。“刚开始有些尴尬,后面还好。就疫情这个话题,都有说不完的话。”
  
  疫情好转后,就是线下的接触。一向内向文静、不喜聒噪的敬静开始跟这个陌生的朋友熟悉起来。敬静说,疫情好像放大了人的孤寂,讓人主动走出去,去寻找。
  
  类似的情况并不少见。某婚恋平台的何经理告诉记者,从3月初到4月,成都市已有3。8万多人选择通过婚恋平台交友,“疫情之后,很多人都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人生大事,所以配对率很高”。
  
  不仅是配对率,一些地方的结婚率也创下新高。叙州区今年3月份共办理了结婚登记568对,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
  
  对于婚姻登记爆满的现象,有观点认为,只是因为把1月、2月积压的数据延迟了而已,因为之前多地采取的预约方式,严格限制了办理人数,“没准平均值与往年一样”。
  
  在成都市青羊区,即使不是黄历中的结婚“吉日”,4月9日这天仍然有70多对男女来办理婚姻登记,其中办理结婚的情侣占半数。“这段时间办理婚姻登记的人很多,许多人一早就来排队了。”负责信息登记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记者观察到,在当天下午5点,仍有男男女女走进大厅,工作人员不得不挥手,示意他们明日再来。
  
  聚与离:疫情只是“加速器”
  
  受疫情影响,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的护士陈颖与男友黄千瑞也在3月份领了证。就在正月初一,“95后”陈颖接到护士长的紧急通知:负压病房将随时启动。没来得及跟家人和男友解释,她就走进了“战场”,作为首批负压病房医护人员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零距离接触。
  
  接下来的一个月,她都只能在隔离病房和隔离宿舍两点一线间忙碌。她和男友黄千瑞约定:等疫情结束从医院出来就去结婚。3月10日,陈颖结束了两周的隔离,黄千瑞递上鲜花、戒指向她求婚。10天后,陈颖和黄千瑞直奔民政局,领了证。
  
  就疫情对于情感关系的影响,美国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却有不同的解读。她认为“任何形式的危机都会带来更多的‘离婚’和‘结婚’”。如果人们在危机中找到愉快的相处模式,会激励个体加速创建更安全的空间,比如结婚;如果问题根深蒂固,那么当生活停摆时,夫妻关系会进一步恶化,甚至离婚。
  
  “离婚不挑时间,该离的总会离。与往常不同的是,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小蓓说,疫情发生以来,在大部分公开审理的离婚纠纷案中,当事人想离婚的理由与疫情关联并不大,但或多或少都受到疫情影响。
  
  就在最近,一对闪婚后感情淡漠的80后夫妻走进了四川一地法院,处理离婚纠纷一案。“疫情期间,他整天就在外面,根本不关心我和孩子,连电话也不打一个……”
  
  面对原告妻子的控诉,被告丈夫叶某中将这种“不关心”甩锅给疫情。“作为当地干部,疫情期间,我随时都在外面跑,没时间关心你们,也是怕传染给你们啊!”
  
  不过,任由叶某中怎么分辩,也改变不了离婚的事实。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分享到空间 | 挑错文字 | 打印本文 | 下载此文章